傲世皇朝

SERVICE PHONE

QQ618740
game show 傲世皇朝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介绍 >
告别走马看花,让万中选一的「伦敦蓝牌导览员」
  

这篇文章的诞生要追溯到去年6 月,我因缘际会参加了伦敦一场伦敦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的导览,认识了现在拥有蓝牌导览执照的Craig。而当时的他,还只是战战兢兢准备考执照,因而自动发起「导览练习」的考生。

读者们或许想问,「什么是蓝牌导览执照呢?」

蓝牌导览是伦敦最高级的官方导览,只有蓝牌持有导览员可以导览伦敦塔、圣保罗、西敏寺大教堂、温莎堡,和伦敦一小时内的定点。目前全英国注册的蓝牌导览大约1,000多人,而台湾只有十几人有这种特殊执照。

 

蓝牌执照,具体有多难考?

那么,Craig 又是为何走向这困难重重的官方导览之路呢?如同在游戏里闯关,Craig选择的道路跟多数人比起来崎岖许多,是什么样的经验,让他下定决心成为着「万中选一」?

「我在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短期课程就读期间,就开始接触现代美术馆导览课程,也在博物馆做艺术教育推广,能够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并分享给别人,让别人体验这个城市的艺术和创意,以及多元的氛围,是一个很快乐的工作模式。

但是我不想只设限在现代艺术,我想了解更多,所以在一次旅行社老板的推荐下,我开始研究伦敦官方导览课程。课程含括甚广,从文学、历史、艺术、建筑、园艺到工艺等等,还有『天气』一类,听说非常难考到。我抱着挑战的心态去念书,只是没想到必须要念112门有关英国大大小小的历史主题,为了笔试要准备将近15,000题考古题,和大约1,200分钟的现场导览简报内容,比我想像的难考太多了,哈哈哈!

听到这里,我心里早已把Craig 定调为──「啊,是活的百科全书啊!」

艺术牵起的「一期一会」

尽管如此,Craig 的导览,可不是单调乏味的历史解说。在听导览时,感觉得到Craig 努力地以轻松活泼的方式,让大家对艺术与历史产生兴趣。

过去,艺术长期被认为是「金字塔顶端才玩得起的东西」,而这种刻板印象更将艺术定了调──似乎接近艺术,必须要有钱、受过教育,且有品味才能看得懂。就连历史、文化这些与生活不可分割的主题,也常常被人认为是「遥不可及」的、「学院」的,与现实无涉──但对身为导览员的Craig 来说,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回忆:

「......某天突然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说在街头遇到一位日本老太太,看到亚洲面孔就上前展示手中写着『达文西』英文的纸片,想请人指引她哪里可以观赏达文西的画作。我告诉她,伦敦中心附近只有国家美术馆或是女王家(白金汉宫)有达文西,后来朋友还真的带她到附近的国家美术馆看画。我觉得这几个事件带来的冲击是:

虽然大家都觉得艺术很神秘、高大上,但只要懂得一点点的艺术或文化知识,就有机会可以帮助别人找到方向──就算你是个无法用当地语言沟通的旅客,了解这些知识则会让你有机会遭遇形色不同的人、事、物,并与之产生对话,让我更坚定目前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Craig更进一步举例:如果你仔细观察周遭的朋友们,大家一定都有自己喜爱的那一两位画家、音乐家、雕塑家或是文学家等等。虽然我们都不是念艺术的,但多数人跟艺术之间,都有那么一条红线系着;有时不经意,这条红线会将你跟热爱艺术的人牵在一起,即使只是一期一会。

艺术文化专业,如何更好地与观光产业结合?

导览作为一种职业,最终目的是赚钱;但我认为,Craig在做的事,如同把「精品平民化」,赚钱之外也深具理想──如何让一般民众更愿意观看、聆听艺术、了解历史文化,就是蓝牌导览员们正在努力的方向。对Craig来说,这是艺术品以及观众之间的沟通问题。

「很多人觉得某个研究员或历史老师,就是导览的最佳人选,但事实证明有这些领域知识当然很棒,但训练专业的导览员也是一种专业:要懂得和不熟悉该领域的旅客或刚入门的人沟通。像我的同学很多是以前跑过博物馆的馆长,或是超有历史知识的BBC记者,他们如果用不适合针对旅客简报的对话方式,不去解释专业字眼,内容过长,都会立刻被蓝牌导览三振出局。」

就像安妮虽然为历史系博士生,我还是不知道伦敦第一家医院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转角的那间古老酒吧其实有着许多故事,跟「咖啡入侵英国,威胁啤酒销量」有关,更遑论在国家美术馆里,哪些画足以串起整个历史进程──而这些闪闪发亮的文化宝藏,正是Craig 能带给大家的。

把艺术文化和观光经济连结,往往会让人却步,似乎认为艺术是只讲高度、不接地气的。对此,Craig表示,「观光本身不是坏事,但可能是这些年观光产品为了因应市场需求而歪掉了。对很多人来说,来欧洲确实不易,也因此,部分旅行团的行程可能需要更有价格竞争力、追求CP值的最大化,短时间内要吃星级餐厅、踏超多景点,最后累坏了领队和旅客,逼着旅行社必须压缩更多的导览内容、影响整体度假的休息品质;『观光』两字也因而跟『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画上等号。我相信大部分的观光业者都是爱旅行的同好,因市场的竞争,不得不改变产品。」

 

「随着新时代到来,我们恰恰处在一个转换期,正在从『冲景点』,到开始思考如何『深度旅行』。无论是跟团,还是自由行,我想不变的是,如果要体验有趣的内容或深度,就是需要好的导览员,也因此需要培养观众『使用者付费』的心态,让相关业者雇用更好的导览和变出不同的产品。」

 

在一次Craig 的东伦敦导览里,他带我们走进喧闹大街后的小巷,看起来是安静办公区域,一转头,我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不起眼的石碑前,旁边矗立着高低不一的柱子。乍看之下,我以为是装置艺术,但这其实是个纪念碑,纪念1807 年英国废止了奴隶交易,为这人类历史上存在已久的残酷习惯,划下句点。这座纪念碑在2008 年建造,以纪念废除奴隶交易已满两百年。

之后的导览里,还走到了St. Bartholomew Hospital,西元1123 年建立,为欧洲历史最久远的医院之一,即使现在看起来平静祥和,但一想到这座医院从瘟疫蔓延的中古时期,走到了肺结核肆虐的20 世纪,就不禁肃然。旁边的医学博物馆,更展出许多英国医疗发展的进程。

安妮人生中也参加过无数次导览,但遇到导览员能将人文关怀放在导览行程里的,寥寥可数。Craig 的导览算是扭转了我对观光的印象,并看见其无限可能。而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导览之下,旅客能够体认并尊重他人的历史。

「不懂历史,就无法拥有未来」

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天,台湾刚好因为「乱用纳粹符号」的新闻,跃上了国际版面──一名理发师以纳粹符号当作店招牌,并在德国在台协会严正抗议后说出「我不懂历史,为何大家要如此大惊小怪?」这样的话,听起来非常可悲。

二战时期纳粹所犯下的屠杀,基本是已经是全人类历史的伤疤之一(当然,这样的伤疤很多,更多是现在进行式),即使不了解,在面对历史时,是否要多点敬畏及谦卑之心,而不是指责他人小题大作?

在台湾的教育里,历史经常是被忽略的一个科目(大概只比常常被借课的美术或体育好一点),导致许多人对历史的态度都是「我不懂」、「反正又不能赚钱」,而讽刺的是,历史却是最常被政客拿来操弄及分化族群的工具。

都说不懂历史,就无法拥有未来,而此刻,台湾的未来一片茫茫(有多少人跟着他人口中的「历史」或「正义」起舞,却从来不会自己思考?)。

登上新闻的理发师,只是台湾教育下所产出来众多对历史或人文学科没有尊重的一大群人的缩影,他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想想之前新竹光复中学学生COSPLAY纳粹及希特勒事件)。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不具备人文关怀的人,其实全世界都有,不只是台湾。君不见许多人「台湾泰国」傻傻分不清,而今年世足赛里,墨西哥粉丝们集体模仿韩国人的「眯眯眼」来表达对晋级的开心,却丝毫不知道种族歧视的界限在哪里。不知道并不可耻,但没有改正的反省心才是真正的可耻。

 

当然,这最后的碎碎念,只是因为想起了Craig 在做的艺术历史导览,借着大家出游的愉快心情,让历史人文更容易进入大家的心,而不禁希望台湾的教育能多点人文关怀,而不是说出「我不懂」、「我不了解」、「我不必懂」这种令人对社会失望的话。

当「观光」逐渐跟「只是打卡拍照」相等,我们也渐渐失去学习一个新环境文化、历史以及艺术的动力,反正大家都只追求IG 或FB 上的按赞数,很少看到旅客将人文历史关怀放在观光必做的清单里。但如果能藉由导览,让旅客更亲近在地的文化历史,使「外地人」这角色经由艺术及人文跟当地产生共鸣与连结,「观光」这个词才有意义。但首先,要如何让大家愿意参加这种真正的深度旅游,可能要从最根本的教育做起了。

感谢有Craig,愿意怀抱热忱,将他所爱的事物介绍给观光客,或许这些人里对历史艺术人文根本兴趣缺缺,但就像小说楔子常说的那句,「谁知道呢?」一番介绍后,或许会让更多人喜爱原本被认为是遥不可及的「精品文化」。

 

如同我们看着来台湾旅游的外国人们,如果只是带着他们登高101、吃美食,其实非常可惜。台湾的历史人文层面是如此丰富,孕育着不同文化,除了「吃」之外,我们绝对可以靠着本身的艺术与历史──不管是悲伤的还是光荣的,让外来客们学习尊重台湾的文化。深度旅游求得没有别的,就是将「尊重理解他人文化」带到心里,毕竟,这比起照片来说,更为珍贵。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傲世皇朝制作,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artcssc.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慧星区.    电话:QQ618740     版权所有:傲世皇朝   
技术支持:皇冠彩票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
网站地图(xml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