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

SERVICE PHONE

QQ618740
game show 傲世皇朝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介绍 >
傲世皇朝注册被另眼看待的台湾鲑鱼族,思索乡亲们
  傲世皇朝注册被另眼看待的台湾鲑鱼族,思索乡亲们离开中环已是夜深,家里人早已就寝,客厅桌上备好了餐蛋面,深夜新闻播着「台湾海外就业人数再创新高」,一股思乡起了头。在台工作时相对香港少加班,通勤时间不长,家庭晚餐还可以是日常;即便夜深到家,总有一盏灯还亮着等着。夜再深,也深不过母亲的关爱,她总会起床问:「有呷饭呒?煮面乎你好呒?」母亲的「什锦面」总让人感到一股支持;而「餐蛋面」则总提醒着我的离开——也许,这就是我实在不喜欢它的原因吧。我吃的不是面,是亲情的期盼和一份回不去的单纯。乡愁简单,人心复杂听见我提离职时,台湾的前老板曾喃喃自语说:「父母在,不远游.⋯⋯,虽然香港不算远,但好像你们这代已经不太一样⋯⋯ 。」我知道孔子接着还说了「游必有方」,但知道对他而言,离开总不算开心事,更别说去替我正当化这个决定。另一方面就复杂得多,更不断发生在我出门以后:那是一种在向来熟悉、与亲友闲聊的普通社交场合里,如今只要话题触及城市间制度(教育、社会福利、医疗、护照通行程度等)讨论,却往往当面被说「你们香港」的一种特殊人生经验。这种标签式的「异族化」经验相当奇特,它让我产生一种新的认识:族人的离开对原生族群来说,似乎不只存在着个人层面求发展的单纯,更多了一层隐晦、存在于社会的「你不是觉得台湾差吗」、「你不是去了好地方吗?怎么还在想台湾」等等这种类似「被分手」的心态。以前常在媒体看见又有谁当了「美国人的阿公」,我猜想也是类似情况。
鲑鱼族-傲世皇朝

这些都不是大问题,但在某些议题上,这张标签已近似原罪。就拿健保海外紧急就医自垫费用核退的讨论来说,类似「生病了才想到台湾」、「健保应排除这些人」等等的意见每每不绝于耳——随然追本溯源,可知此乃源于制度设计的缺陷、以及早前大量过份钻漏洞的特定地区案例,但对后来同样依规缴钱的海外被保人来说,可有种说不出、莫名被「自己人」排挤的滋味。乡亲们这种心态令我相当好奇,尤其大家多是在一个「学校老师家长大都鼓励我们出门看看」的氛围下长大。几经研究,最能认同换日线主编张翔一的解读。他说:「大家多少总是对台湾之外的世界⋯⋯有一种又爱又恨的心理。」

那种爱恨交织的纠结,或多或少都隐含对家乡台湾有着「恨铁不成钢」的唏嘘——我也曾陷入那唏嘘里,直到自己也成了鲑鱼族。(注)鲑鱼没有眼泪直到今天,社会对于出门讨生活的鲑鱼族,仍多少免不了贴上一种「工作必然顺遂」的标签。但对「用离乡交换经济」的他们(我们)来说,可能是心里恨得厉害、但泪却流干的一群。第一次出门当台干时,认识一位被我视为职业路径标竿的前辈。他是电子业的壮年中层主管、颇受器重、西进后再被派任他乡。他的年代还有对岸两倍薪资招手的光景,羡煞我们这些小毛头,说到发展,他深层地点出:「我们这一代,没有你们那种追求深层自我的执念,就是简单地把握机会、好好努力。」对于自己孩子出世时,自己在地球另一端,只能视讯迎接孩子降生,他没有表现无奈跟怨怼,只有一片久久的淡然跟一句:「时代如此,行业如此。」那淡到无框无架、事业第一的视角,多少受了台湾发酵不成、发霉以待的产业特性影响(详:《台湾经济大败局:1990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茅山道士」的获利框架,则限制了他逐水草而居的路径,日复一日,案复ㄧ案,再看看制造业从业人数占台湾整体就业人数的高比例、电子业对台股的重要性,我大概懂了—— 台湾鲑鱼不是没有眼泪,而是没有本钱去恨;现在这一代除了「红色供应链」,还有其他问题,更 不了;再进一步,就是无力的小确幸。如果终点是家,你想带什么回家?回去也好,不回也罢,对大多数鲑鱼族来说,台湾的意义便是家乡。但对家乡来说,鲑鱼族又是什么?是生病才回来消耗健保的可恶分母?是身家在外只会嘴台湾的外国人阿公?还是实在打拼、连结世界的台湾生力军?

我想这关系到,「鲑鱼」是否带了东西回家。那东西可以是资金、工作机会、海外人际网络,或是实用的经验、创新的知识、稍加更动便能应用于台湾的见解及点子等。离开的人,某种程度上总被期待着能带些什么回来,如果没带又只会消费台湾——换位思考,自己又会怎么想呢?其实,看见越来越多人外出工作,正能量一点的话,我是相当乐观的。一出门,自然会习得比较,一懂得人有我无,就会知道求生不易,就有体谅、就懂团结。香港有句话叫:「隔离饭香」,说的是觉得「国外月亮比较圆」的意思;这很容易理解,台湾在方方面面都很有经验,如某某制度「整套架构照搬美欧日」等等。但人一旦长了见识,也会懂得回头欣赏家里的月亮,最少人我优劣开始总能自知一二;好一点的还能导正他人视听,再进一步的,就是给大家搭桥、创造条件。现在出去的总量多了,乐观一点,下一步就能期待质变。代结语:余光中不再一边吃着面,一边读着余光中的《乡愁》,诗里那些背景条件都已不存在,甚至已被改善、解决、变得更好,不变的是,台湾人仍有乡愁,更是深层、更是复杂。最后,写了首诗纪念这个思乡的时刻,愿台湾的鲑鱼族们,都能心知所向,功成返家。《诗和远方》是什么样的想望带你离开眷恋的家乡是该坚定还是悲伤人们议语不回头望。如人饮水细数旅人日常前进后退如履薄冰一样江东常讯愿你平安回家无论孑然一身还是衣锦还乡。远方啊远方沁蜜的糖衣褪下是什么样远方呀远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傲世皇朝制作,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artcssc.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慧星区.    电话:QQ618740     版权所有:傲世皇朝   
技术支持:皇冠彩票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
网站地图(xml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