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

SERVICE PHONE

QQ618740
game show 傲世皇朝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介绍 >
韩国女孩的傲世皇朝主管说:令人咋舌的财阀威权,和恶性循环的过劳地狱
  

2017 年6 月跟贪吃的傲世皇朝主管到韩国玩了5 天,距离上次去已经是6 年前的事了。比起第一次参加的贪小便宜的「韩国人参购物团」,自由行好玩多了。跟日本不一样的是,韩国有许多24 小时营业的便宜餐厅,让我和弟弟完全失控。我们总是吃完​​后去逛24 小时的衣服, 又会痛哭流涕发誓要减肥。除了陷入胖子的日常无限循环外,我还认识了弟弟的韩国朋友──美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奈奈。

奈奈出生在优渥的家庭,住在灯火不灭的江南。她很美,却不是典型的韩国少女团体那种美。有着小麦肤色的她对我说,在韩国买不到合适肤色的底妆。两天相处下来,听着她愤世、聪明又批判性的思考模式,看着她不时大笑那双眯起来的眼,散发出一股不属于尘世间的气质。她先在​​日本读完大学,之后又到了伦敦念硕士。不同于像我这种,只是为了拿学历的,她是真心地想为这世界付出点什么。早在弟弟口中久仰她的大名,当天见面时,我们相约在汉江旁散步。那时正是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有极大争议的时期,我们听她说了好多事,关于她,也关于韩国。

厌世的韩国女孩、经济奇迹光环下的基层百姓

奈奈很厌世,对韩国现状的不满让她曾经想逃离一切。她跑到菲律宾花了几个月时间学潜水,也曾到过北极看过极光(虽然她吱吱叫着说着冷死了,而且根本没有照片里漂亮)。在菲律宾时,她交了一个家境攀不上她家的潜水教练男友,却默默地吞下被劈腿的委屈。「那天我去菲律宾找他,我睡在他身边时,看到他在跟另个女孩传简讯」,这句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笑中多少带有无奈。

目前仍在英国念博士的她,学历还未完成,就因为患上重度忧郁症,回到韩国接受治疗。中间又发现了肿瘤,所以去开了刀。我们见面时,是她刚做完手术的第三天。她脸色苍白,叫我们不要逗她笑,说她笑了就会肚子痛,但爱笑的她还是一度大笑着,扶着肚子嚷着「好痛!」,无法前进。

汉江的沿岸,有许多年纪颇大的阿姨和叔叔,在昏暗的环境下卖着零碎的东西,像是玫瑰花、过气的电子产品等等⋯⋯韩国在上世纪5、60年代的经济奇迹总是被广大宣传着,我不经意问起了相关的事。奈奈是个激进份子,她极度厌恶韩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她说,这群为韩国经济成长付出大半人生的阿姨、叔叔们,年迈后没有得到他们应该有的人生。而不断壮大的韩国财阀,以及利益和裙带关系肮脏的前总统朴槿惠和政府高官,与底下求生存的平民百姓距离也越差越远。

不管是曾经在飞机上要求空服员下跪道歉,傲世皇朝并命令航班折返的韩航公主赵显娥,还是3年前世越号船难事件,被韩媒指说正在整容而无法及时出来指挥救援的朴槿惠韩国的各方面都让奈奈感到绝望,而她却完全无能为力改变现状。

你的方便,是他的过劳

说到这,我又想起那些24 小时营业的便宜餐厅,灯火通明的首尔,有多少到深夜仍为生活劳碌打拼的人需要食物慰藉;也因此,有更多无法休息的餐厅经营业者,无限循环下去。记得几年前看到一篇台湾到德国的留学生,抱怨着当地落后,没有台湾24 小时的宅配,也没有台湾24 小时的宵夜。当下我对那篇文章十分不以为然,我不认为在8 小时的深夜中有非得要外食的必要,也不认为大年初一有非得要拿到的商品的快递服务。但这些「理所当然」的要求在台湾变成常态,也间接造成了台湾的「劳工地狱」。

韩国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竞争者,而是一起受苦无助的另一个地狱。

傲世皇朝主管指着远方的一座桥,她告诉我们很多人选择在那座桥自杀,因此装上了许多感应灯泡,只要有人走过,灯就会照亮桥上贴的标语,告诉你人生还有很多美好的事。但听说成效不大,自杀的人还是继续跳,灯就撤下来了。

不管是韩国、台湾,还是日本,似乎都在成长中迷路了。30 年前的迅速发展,对比现在的停滞与迷惘,明天等我们的是什么样的世界?那天凌晨3 点,我们在铁路的公园道别。曾经是通往平壤的铁路,变成了公园,截断了曾拥有同一个国家认同感的年代。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慧星区.    电话:QQ618740     版权所有:傲世皇朝   
技术支持:皇冠彩票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
网站地图(xml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