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

SERVICE PHONE

QQ618740
game show 傲世皇朝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资讯 >
傲世皇朝登录毕业后,为何留在美国大学任教
  


傲世皇朝登录毕业后,为何留在美国大学任教,读博士班时的某一天,跟朋友约了在中国城吃饭。
离开的时候,看到街上插满了中华民国国旗,想起明天是国庆,脑海中映出了离开台湾前的一个星期,教育部的奖学金说明会上的一段发言:

「在30 年前的台湾,村子里有孩子要上大学,全村的人就会想办法凑钱,希望帮助这个孩子完成梦想。在30 年后的今天,教育部也秉持同样的精神,纵使在国家经济不好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帮助各位完成学业,就像是妈妈一样,希望帮孩子完成梦想。这笔奖学金没有返国服务的义务,但是希望各位孩子在逐梦的同时,也不要忘自己的家。」

「商品」般的纽约,贩售外人对美国的想像

带着教育部的留学奖学金,我来到纽约,开始了一段博士班的未知旅程。

纽约是一个理性与感性交织的城市:她是美国金融与时尚的中心,也是一座「商业城」,城市的本身,其实就是个最大的商品,贩卖外人对美国的想像。纽约尤其符合亚洲人对于美国的传统期待:多元、开放、自由、机会。

但是在密西根的经验告诉我,这不是美国的全貌,这只是美国人呈现给世界看的一个小视窗。只要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多元文化不过是在和谐的表象下,大家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偶尔尝试依附主流价值,人们因相同的宗教或文化而聚集在一起;却也据此区分你我。比如,尽管多数美国人都信仰上帝,但白人去白人的教会、黑人去黑人的教会、亚洲人去亚洲人的教会,彼此毫无交集。

从宗教中我也看见:人把命运的不可知交付给上帝,却未料比命运更难掌握的,其实是人心。纽约的迷人之处,不在于她的优雅浪漫,或是纸醉金迷,而在于她对人性的真实刻画。

从留学到就业:一段摸黑竞走的旅程

博士班的那几年,像是一个在黑暗的隧道中前行的过程。路途上,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只能摸黑前进,有时候试图着捉住些什么,可能是宗教,可能是来自家乡的同路人,只希望能够走得顺一点,不要走到岔路,但大多数都会徒劳无功。

渐渐地,我发现:那些沿路上可以依循攀缘的石头或是绳索,会在某一点消失,大多无法引领你走到终点。原本和你一起走进隧道的伙伴,也会一个一个消失,你发现身边的人越来少,你所面临的不只是体力上的劳累,更多的,是与心理的恐惧和未知奋战。这是一场耐力与毅力的漫夜竞走。

好不容易隐约看到隧道口的曙光,又开始得为找工作的问题而烦恼。超过四十个音讯全无的教职申请,还有失败后的沮丧,有时候会不小心浇熄原有的热情。面对全球高教市场的饱和,我常常形容自己是在钢索上行走的博士,因为一步没站稳,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后来我开始了解,其实找工作,不是要告诉别人自己是最闪亮的学术之星,而是展现出自己是最适合而且最有热情的人选。每个学校要找的都是不一样的人:研究型大学重视学术发表,而教学型大学看重教学经验。

由于我一直把目标放在我认为是蓝海的教学型大学,在念博士班的期间,我系统性地每个学期都跟学校申请教不同的大学部课程,从基础中文、通识课的认识语言、选修课语言与文化,一直到人类系必修的美国方言。终于在博士班毕业的前一年,我拿到专任教职,并在一年后取得学位,在纽约的曼哈顿成为助理教授。

任教纽约公立大学:看见底层学生的挣扎与奋斗

在纽约的公立大学,每个学生的背后,都有一个小人物和大时代奋斗的故事:有西藏来的学生为了逃离迫害,先逃到印度,再辗转来到纽约。有福州来的学生,从小和父母分离,一个人寄宿在亲戚家长大。有多明尼加来的学生,早上六点下了警卫的夜班之后,直接来学校上课。

作为老师,需要具备高度同理心,理解当学生迟到、缺课或是没交作业的背后,可能有太多在中产家庭长大的我,所不曾经历过的挑战与人生经验。老师的角色除了传授知识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学生,帮助学生探索生涯的各种可能。

这些来自劳动阶层以及移民背景的学生,他们得到纽约市政府的补助,才得以有机会上大学。但是他们多半却看不到高等教育是他们翻转人生的机会,仅有少数的学生愿意将时间与精力投注于学校课业。

多数的学生看不见,也不太懂得探索自己的热情和兴趣所在。多数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的看得他们复制其父母在社会底层的人生,却不能告诉他们,离开学校的保护伞之后,在弱肉强食的美国,因为你有色的皮肤和有口音的英文,你要比别人更努力。

我为什么不回台湾?

事实上,作为人文社会领域的学者,我总觉得如果能够回台湾任教,可以对社会产生较大的影响力。相较于在纽约,我的美国经验,或许能为台湾的学生带来更多的启发;研究的议题,也更能够贴近其文化脉络。相较于这些,收入的多寡之于我,反而不是学界求职最优先的考量,因此在美国求学时期,回台任教一直是我的第一选项。遗憾的是,在申请教职的过程中,我却从未得到来自台湾学校的任何回音。

前几天晚上跟妈妈讲电话时,发现妈妈感冒了,又顺便提到阿嬷今年高龄九十岁。这几年在国外念书,虽然学到很多东西,却也错过很多。错过太多亲情,也错过太多亲人需要我们的时候。也许父母对子女思念之情的浓烈,更胜于游子在异乡求学的寂寞心情。

 

成长也需要付出代价,甚至有时候追逐成就所付出的代价,大到难以衡量。我后来发现,「美国梦」其实没有想像中的美,家乡的月亮也许比我以为的圆满。朋友常常问我为何选择留在美国教书──答案其实再简单不过:如果台湾不再能够给我们工作机会,我们自然就回不来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傲世皇朝制作,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artcssc.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慧星区.    电话:QQ618740     版权所有:傲世皇朝   
技术支持:皇冠彩票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
网站地图(xml /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