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

SERVICE PHONE

QQ618740
game show 傲世皇朝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资讯 >
傲世皇朝登录挑战体制、破墙而出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傲世皇朝登录挑战体制、破墙而出的波西米亚狂想曲,是笔者的一个迷你小专栏,试着让年轻与不那么年轻的一代了解1980 年代到1990 年代,当各种国际流行大举进入台湾社会时,对笔者这个世代的冲击与影响。从流行乐到MTV,从日本动漫到美国影集,大量的新资讯让我这个世代初尝与国际同步的滋味,也影响了全球一整个世代。

在这个新专栏中,我会建议各位,在提到相关的歌曲时,直接点选歌名的连结,以充份利用网路阅读的优势,透过这些音乐,可以更容易进入文章中的世界。希望读者会喜欢这一系列文章,并透过这一系列文章,更了解我这个世代。

1980 年代,是摇滚乐与Pop Music 流行乐的黄金时代,也是我这个世代对于欧美流行音乐,以及许许多多的国外事物的第一次接触。当时联考未死,考试压力从国小升国中的那个暑假就无所不在,即使我未读完国中就离开台湾、脱离那样的生活,但还是有太多的经历让我至今仍活在它的阴影下。

也就是那时,我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第一次接触到Queen(皇后乐团)。即使在台湾时就已经透过录音带与「西洋音乐教父」余光的「闪亮的节奏」节目,接触到西洋流行乐与音乐录影带,但是乍听到Queen,还是很难不立刻被他们那充满实验性的旋律所吸引。

我与皇后乐团的第一次接触

相较于当时台湾流行的民歌与之后的小虎队等偶像团体,或是被日本歌曲影响甚深、听来颇有古风的台语歌谣,那些平凡单调与无味的旋律(至少我当年如此觉得) ;年轻的心很难不被西洋摇滚乐与流行乐那有着多元唱腔、节奏快速起伏大、各种音乐风格混合的曲调所吸引。

而Queen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使他们的音乐录影带在百家齐鸣的时代并不特别出色,但是主唱Freddie Mercury那独特高亢的嗓音与唱腔、华丽的舞台魅力,还有多变的音乐风格,如:〈We Are the Champions〉的荡气回肠,或是〈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的俏皮可爱,都让我大开眼界。

而结合了歌谣(Ballad)、摇滚与歌剧唱腔,超出一般流行乐曲约三分钟的俗成长度、整首歌曲将近六分钟的〈Bohemian Rhapsody〉(波希米亚狂想曲)更是让我惊艳,这首也成为Queen的代表作。Freddie Mercury对于歌剧一向热爱,因此才会在这首曲子里加入歌剧元素;之后他也与最近才刚过世的西班牙女高音Monserrat Caballé合唱〈Barcelona〉,在这首致敬巴塞隆纳这座美丽城市的曲子中互飙高音。
 

颇喜欢实验与恶作剧的Freddie Mercury也喜爱在歌曲中融入各式各样的恶搞,所以Queen有一首歌叫〈Bicycle Race〉(脚踏车比赛),Freddie在歌里大唱:「不想当美国总统⋯⋯我只想骑我的脚踏车(I don't wanna be the President of America⋯⋯I want to ride my bicycle)」(原来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有人搞小确幸了啊!果然摇滚乐会带坏你我!);在另一首歌〈One Vision〉结尾时他也唱到:「就是给我⋯⋯炸鸡!(Just gimme⋯⋯Fried Chicken!)」就是这样的恶趣味,让我看到欧美流行乐的可能性,以及对既定传统的挑战。

控诉英国僵化教育体制的经典专辑:Pink Floyd《The Wall 迷墙》

说到令人震撼的音乐与影像实验性结合,最让我印象深刻的非Pink Floyd的《The Wall迷墙》莫属了。Pink Floyd以实验性音乐著称,《The Wall》这张专辑以同名电影里的歌曲所组成,不但是一张专辑,电影更像是一部摇滚音乐剧,透过一名英国青少年的成长与叛逆,诉说在压迫的教育社会体系下,主角如何由一个爱涂涂写写的内向少年,转变成极右派独裁团体的领导人,借以控诉英国教育体制的体罚与僵化。

 

电影中广泛应用画风独特、具冲击感的动画、音乐录影带与精神分析式的隐喻。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幕,莫过于〈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墙上的另一块砖头)这首歌的影片。在影片中,一群群穿着学校制服的学生们,放声唱着: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我们不需要教育)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我们不需要思想控制)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不要在教室里的晦暗讽刺)
Teacher, leave them kids alone 
(老师,放过这些学生吧)
Hey, teacher, leave them kids alone 
(嘿,老师,放过这些学生吧)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反正不过就是墙上的另外一块砖头)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反正你不过就是墙上的另一块砖头)

 

在这样的歌声中,学生们一一从输送带掉进巨大的绞肉机中,被绞成一条条的碎肉──对教育体制的抗议,从歌名本身到这一幕,再明白不过。如果我没误会的话,台北著名的酒吧与艺术展场The Wall,名字应该也与这部片有关;至少我如此希望。
 

最让人讶异的是,这部片居然是我在高中时,老师在语言课放给我们看的,而且还看了不只一次。在学校课堂上批判教育,是不是很酷?

当时语言课的老师是一名记者(阿根廷私立学校老师薪资不高,所以老师不是在很多学校兼职,就是另有正职),他希望我们多接触各式各样的艺文媒介,培养批判性的思考;这部片就是上课讨论的教材之一。只不过我好像是课堂上对这部片最有兴趣的人就是了,也许这与我「受到精神冲击最大」有关。

当时台湾的教育,比片中的英国教育更加沉闷、更加填鸭、更加暴力。国中老师还会拿藤条、甚至椅子脚揍人,只因为你没考到90 分以上。每隔几个月,报上就会有因联考轻生的新闻;而这还只是见报的新闻,那些没见报的就更不堪闻问了──这一切只是让学生成为社会体制这道墙上,另一块平凡无奇的砖块罢了。

所以当我看到有人还在给我怀念联考「公平性」时,休怪我请他吃一顿椅子脚大餐,让他顺便也怀念一下那时的恐怖时光。而这部电影更让我质疑、批判僵硬的教育体制;据朋友孩子所述,现在的教育体制让中学生噩梦连连,看来仍然继续大量生产砖块,而非人才。

我怀念的,是正要迈向眼前那道光芒去探索世界的自己

但是在1980 年代时,还是青少年的我,批判的不只是扼杀创意与生命的教育,还有那压迫的党国神话、血腥镇压学生的共产中国,以及沉闷的社会──一言以蔽之,就是虚假暴力的大人世界。

时至今日,我还是会怀念那时,但是绝不是怀念那个封闭的社会与邪恶的联考,而是年少的自己。波赫士曾引用普鲁斯特的话说:「马歇.普鲁斯特说过,当一个人想念某个地方时,实际上他想念的是在那个地方的那段时光。我们不会想念地方,而是想念时光。」

但我却要反驳波赫士,或更正确的说,是更进一步诠释他的话:「当我们想念一段时光时,实际上我们想念的不是那段时光,而是那段时光中的自己与周遭的人们;我想念不是那个时代,而是那样的充满压抑、那样的热情满腔、那样的彷徨无助、却又有各种缤纷亮丽、破旧迎新的希望,仿佛在周遭的黑暗中,正要迈向眼前那道光芒去探索世界的自己。」

 

套用Queen 名曲〈We are the Champions〉中的歌词"We are the champions, my friends. And we'll keep on fighting 'til the end. No time for losers, 'Cause we are the champions of the world." 我们,就是世界之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傲世皇朝制作,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artcssc.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慧星区.    电话:QQ618740     版权所有:傲世皇朝   
技术支持:皇冠彩票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
网站地图(xml / html